<nav id="0oo0a"><strong id="0oo0a"></strong></nav>
<td id="0oo0a"></td>
<nav id="0oo0a"></nav>
  • <menu id="0oo0a"></menu>
    <nav id="0oo0a"></nav>
  • <dd id="0oo0a"></dd>
  • 扶不起的阿斗

    [| 晴 2016/02/18 00:13]
    | |
          人們常用“用扶不起的阿斗”來形容一些始終無法扶持成才的人。“扶不起的阿斗”成了對庸人的戲稱。

          前兩年,中央電視臺退休攝影師王老師帶著幾個老朋友參觀牛鼻村兒童圖書室,聽完我介紹圖書室的始末后,其中一位老大姐認真地對我說“其實你大可不必做這件事。人到世上,是有每個人的位置的,上天安排他們在這個層次上生存,自然是有它的道理。你非要強把他們扯上一個層次,那誰來頂這個位置?”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用這么一種理論來談論我的"愛心、公益“。當時愣了好一會,一時不知用什么樣的話語回答,悻悻然嗯嗯點頭。


          事后與朋友談起這件事,不少人持贊成態度,認為從這位大姐的安身立命的角度來看,是有一定的道理。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能夠包容各種各樣的觀點,其實送走那位大姐的幾個小時里,我一個人靜靜地思考了這個問題,也認為這種觀點是有一定的道理,只是不知道更多的人會怎樣看待這個問題,還是想聽聽大家的看法。

          從開始創辦鄉村兒童圖書室,反對的聲音就一直在響。持反對觀點的人們都認為:你太過理想化了,如果能夠改變農民,我們這個社會早就和諧興旺了。多少強人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你一個小老百姓不知天高地厚地想去做,情等著失敗吧!

         還有更為偏激的難聽的話語讓我明白,農民在不少人的心中,就等同于狗屎垃圾。

          我是個理想主義者,帶著自己的理想還是堅定地邁向了農村。

          一年又一年過去,隨著對農村的深入,對農民的了解也在加深,現實一次次地讓我目瞪口呆,也一次次地讓我傷心、失望!

          我以為,成年農民的思想已經固化,試圖改變不大可能,但農村兒童還是一張白紙,可以畫最新最美的圖畫。但我卻忽略了一點:遺傳基因的強大力量。畢竟這些孩子的骨子里流的是他們父母的血脈!

          我以為,用我們的愛心去溫暖農村兒童,就算是一塊石頭,你放在心口上捂上幾年,它也會溫和如肉帶上溫度。但我卻忽略了一點:石頭就是石頭,只要離開你的身體,它瞬間就會恢復冰冷堅硬。

          我以為,農村孩子身處環境相對城市惡劣十分,但一年年的提供學習交流的機會,終會讓他們學會關愛、善良。但我卻忽略了一點:人是受環境影響的直接產物,環境造就人!

          我以為,感恩是人具備的起碼良心,是個人都會明白。牛鼻村的殘酷現實讓我切膚之痛般地明白:這里的農民之所以會祖祖輩輩成為農民,是最最起碼的做人道理都不明白!

          當圖書室越辦越有模樣時,農村存在著的系列問題開始暴露。別人管不了,圖書室的幾個孩子有責任要對他們進行感恩教育。

          然而!又是一個簡單再簡單的小事---澆花,從2012年的夏天至今,足足要用三年的時間來一次次地說教,卻緩慢又緩慢地進行改變,某個周末看不見,這幾個孩子仍會”忘記“這件小事。

          這個過程中,我驚愕年紀小小的孩子,本該單純天真,卻為何這般的自私自利,絲毫沒有善意存在?

          摘出《牛鼻的兩年圖書室》文章中一段文字:

          感恩教育從創辦圖書室之前并未意識需要刻意而深刻地灌輸,一直以為這是人具備的起碼良心。當圖書室越辦越有模樣時,漸漸發現農村孩子身上存在著的系列問題。

          就以澆花這件小事為例,從2012年的夏天開始,就數次與這幾個孩子商量“阿姨只能周末來,星期一到星期五這幾天,你們能不能幫阿姨澆澆花?”每個孩子都肯定地回答“好!”但每周末進村,所有的花都一付干渴的模樣。當時只是覺得畢竟是孩子,貪玩是本性,記不住澆花也不奇怪。

          2013年夏天,圖書室已經正式開辦半年了,自己的牛鼻小屋也騰出來成為孩子們的活動室、圖書室。再次與這幾個孩子商量澆花,結果與2012年的夏天一樣,答應卻不落實。而這一年,每次問起,這幾個孩子都信誓旦旦地回答“澆了!”如果孩子們承認沒有澆花,還可以原諒,可沒有做的事竟然坦然撒謊,這讓我感到了害怕。

          7月份開辦的“華德福自然精靈夏令營”中,需要村里的孩子們表演節目,我如何想不到的是,孩子們在朱美玲媽媽的幫助下,編排了一個小話劇:幫助阿姨澆花、掃地。內容是阿姨為我們建了一個圖書室,我們也要為阿姨做好事。當時看到,挺受感動,以為孩子們真的有所感動。夏令營結束了,花草們在一個暑假里仍是處于干渴狀態。

          再聯想到幾次與孩子們約好的事情,比如說在某個地方見面,他們可以在預定的時間擅自離開,絲毫沒有誠信意識。這個夏天,開始了誠信、誠實、感恩系列的教育。

          2014年夏天又到了,而這一年從新年初始,圖書室的名氣漸漸散播,全社會的幫助力量越來越大。圖書室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需要感謝的人太多太多,感恩教育成為頭等大事,結果仍不理想。還是最基本的小事:澆花,仍是絕不落實。一次次地集中這幾個孩子坐下,苦口婆心地感化:現在所有捐書的人都要到阿姨這間屋子來送書,阿姨已經不住在這里,這間房已經是你們的活動場地,也是一個收書的地方。現在你們不是為阿姨澆花,而是為你們自己的圖書室美化環境,讓來捐書的人看到一個你們收拾的漂亮的地方。牛鼻村是你們的,把自己的村子裝扮漂亮了,大家會更喜歡你們的家鄉。結果仍是無動于衷,甚至撒謊。

          當今社會人人為已,缺乏愛心,更缺少感恩之心。沒有得到社會的關愛,感受不深可以原諒,可圖書室是得到了全社會的支持與幫助建造起來的,而且所有的孩子是親身經歷了這一切,親眼目睹多少的熱心人士專程來到村里捐書,得到多少的鼓勵與幫助。面對大量的幫助,只不過是要求他們整理好自己的環境,而且只是一個星期只做一次的事,卻難實現。針對這個狀況,專門為幾個孩子課程,用不少時間講解“小農意識”、“誠信”、“感恩”等主題課,甚至會在某次揭穿他們的謊言后,嚴厲地批評。然而,結果仍舊。

          唯一的收獲就是某次耐心細致的說教下,朱煒丹承認,只有她和朱美玲澆過兩次花,其他人都沒澆過。

          單獨與朱美玲談話“阿姨剛來的時候,阿姨沒有叫你幫忙,你是很主動來幫阿姨的忙,為什么現在阿姨要求你們做事了,反而不愿意了呢?”朱美玲睜著漂亮的大眼望著我一聲不吭。繼續詢問“是不是他們都不肯做,你就覺得自己做了很吃虧?是不是家長不讓你來阿姨這里澆花?”朱美玲低下頭依然不吭聲。

          通過幾年的接觸,其實已經很明白他們的心態,不是貪玩,不是怕累,不是年紀小,其實就是長期受環境的影響,學成了自私,不愿意為別人付出丁點。不過是幾個十歲左右的孩子,思想卻是這般的復雜,經過一年又一年的教育與感化,卻沒有多大的收效,面對這種狀況,確實心驚。

          召集幾個孩子坐下,以朱美玲為例子,耐心教育他們”以前朱美玲是最樂于助人的善良孩子,現在受你們的影響也變的不愿意幫助別人,學會計較。如果你們一直受這種影響,越長大就越會計較,等你們長成大人了,也就變成了象你們的大人一樣的農民,就算你們讀了大學,但思想仍然是小農意識,以后工作了,用這種行為處事,沒有人愿意與你做朋友,也沒有人會看的起你們!“

          創辦圖書室,并沒有想過能夠改變他人的人生,只是覺得能夠讓這些孩子多獲取一點知識,多長點見識,或者做個有點文化的農民,就足矣。從未把自己擺在救世主的位置,更休談指引人生。

             圖書室從無到有,為這其中付出再多,也從未想過要這些孩子報答。即使是眾多的來客,發自內心地感慨“這些孩子真幸運這,遇上了你。”甚至客人們對孩子語重心長地告誡“你們要感激這個阿姨,她對你們今后的成長幫助太大了,長大了一定不能忘記阿姨!”也從不敢沾沾自喜,居功自傲,同樣也是發自內心地回答“今后他們能夠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益的人,就很欣慰了。”


           教育孩子任重而道遠,特別感謝社會上形形色色的團隊、個人給予的幫助,太多的人自愿給這些農村孩子灌輸做人的道理。但是,所有的道理似乎都成為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的效果,難見成效。

          春節到了,節前的一次活動中,宣布了年初八冬令營的開營時間,讓孩子們回家做好準備,每個孩子保持手機的通暢。

          每年春節的年初二以后,我都會進村,在村里待上幾天。今年春節年二十九,婆婆住了醫院,打電話給朱美玲的媽媽告知婆婆的情況,抽不出時間進村了,請她幫著年夜晚上到牛鼻小屋門口燃放鞭炮。

          一直到年初六,沒有收到這些孩子的任何信息與電話。年初七了,電話響了”阿姨,我們是不是明天開始參加冬令營了?“沒有一句節日問候,更沒有人問候老人的病情。一個個直奔冬令營的主題。

          接著是朱美玲媽媽打來電話“你們明天是不是要辦冬令營了?朱美玲她們都準備好了。你怎么過年到現在都沒進村呢?”

          我盡量用冷靜的聲音回道:”年二十九我就告訴你了,我婆婆住院了,過年到現在一直在醫院住著,所以沒時間進村。“

          “哦,是哦,我忘記了。”

          年初七開始直到年十二動筆寫這篇文章時,仍是再無一人打電話來問候。每每想起便是一陣心寒!這就是我用心教育了幾年的孩子!

          如果是自己一直忽略了愛心教育、感恩教育,出現這樣的局面還能夠自己承擔責任。

          如果說這幾個孩子年齡尚小,不懂事,也可以成為借口。偏偏這是一群12--15歲的大孩子了,而且還是女孩子占絕大多數。

          如果說,他們不記得問候也可以成為理由,但是,自己要參加的冬令營卻一點也沒有忘記。

          只能承認:這確實是一幫自私自利的孩子!

          許多次,不少的朋友問這樣的問題”長大后,他們會感恩幫助過他們的人嗎?“

          我的回答是”不敢想!只能是希望吧!“

          ”你希望他們感恩你嗎?“

          ”從來沒想過!只要他們不忘恩負義,我就很欣慰了!“
        
    by ami000 | 分類: 村民日記 » 圖書室 | 評論(4) | 引用(0) | 閱讀(6184)
    Jkchen
    2019/05/12 20:35
    我是一個革命老區的孩子,一直是農村戶口,去年工作之后才把戶口轉到一個二線城市。我在我們小山村中考以全鎮第三的成績(全鎮當年900考生)考入縣里一所普通中學,之后高考以全校第六的成績(全校當年是1200人)考入某211大學,本科畢業后本校保研,期間自學托福GRE,研二申請美國TOP20的學校讀博,去年博士畢業回國進入某211學校就職。恕我直言,您是做了一件好事,但是僅此而已,You expected too much from your kindness. 您想要的理想結果是孩子們自發形成值日小組把圖書館每天打掃的干干凈凈,每天澆花周末您去看的時候花都茁壯成長,您婆婆住院過年每個孩子都給您聯系并且會關心的問您婆婆的病情。但是現實卻是孩子自己家的院子都到處是雞屎鴨屎,上廁所也只是去墻角;莊稼地里長滿了草,很多時候還需要幫著父母除草;孩子自己爸媽可能在地里勞作多年滿身是病沒錢去醫院只能每天吃些止疼藥。我覺得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您的預期是有點太高了。我的理解是孩子不去澆花肯定不是盼著您種的花早點死掉;圖書館不打掃干凈肯定是因為他們覺得現在已經夠干凈了,至少比他們自己家干凈整潔多了;您婆婆生病住院,他們的父母爺爺奶奶可能身體更差卻沒錢住院或者舍不得住院。您有沒有到他們家里看看他們家是不是比圖書館還要臟亂差,您有沒有了解一下孩子們的父母爺爺奶奶身體怎樣,有沒有機會像城里的老人一樣體檢住院。我的理解是他們的自私自利確實是存在的,存在的原因是我們這個社會欠他們太多。你確實付出了很多,但是你期望太高了。很多時候很多問題只是人性層面的,與是不是農村人無關。
    ami000 回復于 2019/05/12 23:57
    那是你對我們的鄉村兒童圖書室還不夠了解,也對這個農村的情況不夠了解,很多人都以為自己生在農村,就對農村有深入的了解,其實不然。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你所設想的現狀都不存在,如今的農村已經不是改期開放初期的農村了。當然,我也不能說太多的話,我更不能說我對農村比你對農村更了解。確實是如你所說,我對農村的期望值太高了。但是,如果人性就因為在農村這幾個字就可以泯滅良知,就可以將最基本的為人之善良失去,就將所有的責任推到社會欠他們的身上,而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那就只能是無語了。
    kxcc
    2016/03/08 10:45
    我好象明白你為何現在少進村了。
    初二去過牛鼻村
    2016/02/22 21:31
    初二去過牛鼻村,恕我直言,不能要求太高,我們都是社會中的人,并不活在理想世界中。非要別人 口頭 上感恩,勢必進入了“執我見”。
    JING
    2016/02/22 13:44
    哈哈!一群白眼狼!不懂感恩的人就是把別人對他們的好當成是應該的。也是他們的天性使然,所以就是扶不起的阿斗!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后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開HTML
    打開UBB
    打開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昵稱   密碼   游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注冊]
                   

     
    一分时时彩一分时时彩平台一分时时彩主页一分时时彩网站一分时时彩官网一分时时彩娱乐一分时时彩开户一分时时彩注册一分时时彩是真的吗一分时时彩登入一分时时彩快三一分时时彩时时彩一分时时彩手机app下载一分时时彩开奖 娄底 | 大庆 | 中卫 | 哈密 | 阿克苏 | 揭阳 | 漯河 | 基隆 | 临夏 | 高密 | 鹤壁 | 云浮 | 辽宁沈阳 | 南通 | 遂宁 | 保定 | 呼伦贝尔 | 湖北武汉 | 扬州 | 抚顺 | 定安 | 包头 | 莱芜 | 襄阳 | 玉林 | 赤峰 | 靖江 | 安徽合肥 | 湘西 | 茂名 | 芜湖 | 随州 | 晋江 | 呼伦贝尔 | 日喀则 | 中卫 | 沛县 | 汕头 | 公主岭 | 佛山 | 渭南 | 澄迈 | 吴忠 | 吐鲁番 | 扬州 | 赣州 | 梅州 | 鹰潭 | 邳州 | 五家渠 | 浙江杭州 | 安康 | 抚顺 | 吐鲁番 | 葫芦岛 | 遵义 | 三沙 | 黄南 | 临沧 | 东阳 | 汉中 | 汝州 | 日喀则 | 江西南昌 | 单县 | 大同 | 宜都 | 盐城 | 四平 | 桂林 | 三沙 | 庄河 | 内江 | 驻马店 | 如皋 | 运城 | 香港香港 | 澄迈 | 汝州 | 江门 | 潜江 | 高雄 | 鹰潭 | 改则 | 金坛 | 阜新 | 临沂 | 南充 | 潜江 | 赵县 | 哈密 | 灌南 | 宜宾 | 姜堰 | 凉山 | 上饶 | 章丘 | 乐山 | 万宁 | 和田 | 汕头 | 绥化 | 安康 | 漯河 | 宁波 | 佳木斯 | 玉环 | 抚顺 | 琼中 | 如皋 | 眉山 | 义乌 | 台中 | 防城港 | 永新 | 宁国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丹阳 | 镇江 | 石嘴山 | 瓦房店 | 洛阳 | 荆州 | 三亚 | 和县 | 仁寿 | 大理 | 娄底 | 海安 | 池州 | 连云港 | 铜川 | 淮南 | 兴化 | 枣庄 | 三亚 | 琼中 | 茂名 | 肇庆 | 河南郑州 | 绵阳 | 益阳 | 宁夏银川 | 宁夏银川 | 湘潭 | 芜湖 | 保定 | 临汾 | 平潭 | 山南 | 河北石家庄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拉尔 | 燕郊 | 安顺 | 六安 | 潮州 | 自贡 | 海拉尔 | 陕西西安 | 吉林 | 娄底 | 安阳 | 澳门澳门 | 改则 | 定安 | 瓦房店 | 海西 | 广汉 | 盐城 | 甘南 | 许昌 | 燕郊 | 黔东南 | 白沙 | 丹阳 | 新余 | 天长 | 辽阳 | 宿迁 | 三明 | 桓台 | 三河 | 临夏 | 河池 | 永州 | 和县 | 临夏 | 菏泽 | 自贡 | 七台河 | 汕尾 | 铁岭 | 曹县 | 张家口 | 灵宝 | 吕梁 | 东阳 | 台州 | 商丘 | 鄢陵 | 湛江 | 阳泉 | 定州 | 明港 | 宜都 | 昆山 |